无脑安吹,不接受无意义的批评,垃圾话一套一套的可以怼死你。

© 荀籽狗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雷】今天的总务部也在吃着馄饨

  听说郴州州城北大街,有美人经营一家馄饨作坊,其貌有颜如玉,被唤作“馄饨夜叉”.....

  又是一大清早,街上闹嚷嚷的,酒肆前突兀横出的飞檐前,花花绿绿的招牌旗帜洋洋洒洒的乱飘着。

  那美人很不雅地二郎腿一撑,扫了扫围在乱糟糟铺前的人群,微微一笑,手指捏得“咔咔” 响,一根带着滋滋啦啦的电光电弧的,擀面杖,被扔出去,把铺前青砖红墙瓦砸的粉碎。

  美人眼冒杀气,“大爷我看谁再敢把这破名号往人脑袋上扣。还看?呵,来啊,我看谁还敢来买?”

  围观群众齐刷刷地往后退了一大片,唯恐面前青砖噼里啪啦掉下来,齐齐摇头散开,“惹不起惹不起,不敢买不敢买。”

  见铺前无人,见那美人把头发往上一撸,用头巾绑好,大刺刺地撩开衣摆,长腿伸得笔直,靠在椅上,喝着今早刚磨的豆浆,舒适地叹了口气,又暗自郁郁了一会儿,“爷长得像女人吗?”

  今天的雷狮,也在发着牢骚。

  自被贬凡间三百年来了,这祖宗的脾气没有被磨没,人倒是越来越冲。想当年飞升那会儿,也是一方人物,三界里横着走的那种欠揍货色,三十六州,哪处没有他雷狮大爷的名号供着的寺?一转眼三百年,就被贬下凡间除名仙籍。

  我反省我反省,不能皮不能皮,雷狮心里如此告诫自己。要不是当时天宫里一锤下去,毁了半个总务部,害得被一众大小仙邮件联名投诉得稀里哗啦的,也不至于被除籍三百年,还不给钱吃饭。

  “不多不多,”殿里的众官员憋着笑劝他,“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你就当下去玩了个大半年。”

  人生啊,大起大落。雷狮撇着嘴。

  正想着,一阵剑风拂过,带着熟悉的骚包的清茶味道,“好久不见,我来看你了。”

  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总务部的官员个个白衣飘飘自带出场特效。

  雷狮冷哼一声,迅速翻出一个白眼,“哟,安大官员,有空接我上去了?”

  安迷修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知道他是在生气,“有事耽搁了不少时间,好了,关于你的文书马上就下来了,下个月就回得去了。”

 “....."

  ”馄饨西施?其实看不出来你在凡间混得也是很好啊。”
 “去你大爷的,我在凡间也很厉害,试试?”

 “醒醒。你指的是早上三碗,下午四晚?爷,咱们穷了。”

  “......为喜欢的事变穷,是种光荣!”

   当天晚上,许久没收到过从凡间寄来的包裹的总务部感动得痛哭流涕,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拆开,被里面成堆的打包精致的面和馄饨惊呆了。

  一周后,总务部的人齐齐把雷狮美其名曰犒劳大众而堆起的馄饨退给了封奉部,”不吃了,吃腻了吃腻了真的吃腻了,谁家产的谁吃去,我总务部吃不下了....."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玩意儿。。。。。难受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