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脑安吹,不接受无意义的批评,垃圾话一套一套的可以怼死你。

© 荀籽狗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Catch-22

(  七夕的大糖!我不管就算超时了)



  人们总是不断设想一个文明毁灭后的光景,也许就是随着建筑物的不断坍塌,人类在这种文明上留下的一切成就也将在数亿年的时间下慢慢被稀释掉。

  在这个宇宙诞生一百一十忆年后,又有一个隐藏在莽莽星河海中的地球文明即将分崩离析,这个星球像是被关掉电源迅速黯淡下去的光点。总是有人在无限的苟存中燃起星星点点的希望,可是更多的人在现在就放弃掉了他们努力建立的文明和秩序。

  “我们也不知道这颗星球的未来在哪里。”



    在还没有像好久以前的大陆板块解体一样崩溃解体的地球一隅,热探测仪上终于有红点开始闪动,飞船上高举望远镜的人长叹一口气,“立即迫降。我们还有同伴。”

  已经锈蚀的金属盘终于停止运转,断断续续发出的“能源不足切断供电”声音像是指甲刮擦过玻璃板。接着一只骨节分明,苍白修长的手伸出然后紧紧扣住冷冻舱外侧,雷狮支起半个身子,弓着后背剧烈地咳嗽起来,周遭凝固的冷空气也随着剧烈颤动起来。

  雷狮心率有些拔高,他大喘气地坐在舱内,透过上方颓败的枝桠,能感受到明亮却冰凉的阳光。应该没人想到一个文明破落后是这种莽莽榛榛的空白。周围没有任何能表示时间的标示,他只记得在很久之前的战火纷飞的天空下拖着一副残破不堪的身躯被父母塞进了营养冷冻舱里。

  雷狮撑着僵硬的身子,迈着不太协调的步伐,勉强停在了光源处,现在能清楚地听见机器的嗡鸣声。模糊记得一架银白的飞船背对着阳光稳稳停在他面前,从上面走下一个人,微笑着向他伸出手,带着不容拒绝的口气邀请他加入一个名为“缔造”的组织。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们拥有了新伙伴。他卓越的实力使我们坚信,地球文明不会死亡。”

  


  雷狮盘腿坐在正以高时速平稳飞行在银河的飞船中,他轻轻侧头可以看见监控下,一群生活浪荡成性,刚刚看完了最高级所谓的战后重建家园的一番演讲视频的,疯狂行乐,无知无觉的人。

  好像反而更没有拯救文明的什么希望了。他微微倾着身子,把头靠在冰凉的舱壁上,眼前悬挂着茫茫银河像是赤裸的人拥抱地面苍茫漆黑的爱人,四十二个小时无休止的飞行让他终于能在此刻闭眼小憩片刻。

  当大脑皮层刚刚进入浅层睡眠时,雷狮能感觉到有断断续续的请求通话的微弱电波接上他的个人终端,通过定位来看,是从一颗遥远的行星上传出的,他疑惑着,选择了接听。出乎意料的是一个年轻的声音。

  “啊!竟然有人。初次见面,你好!”过于遥远的距离让电波的传达不太顺利,“...我很久没用这个了,希望还能用。你能听见吗?”好像那头的人跟他差不多的年纪,声音像是找到朋友的那种小孩子的兴奋。

  ”你是谁啊。“雷狮顿了一下,思量后又觉得说得太冷淡不妥,”你好,找我是有什么事吗?“短短几句话像是通过无限距离,过了很久对面才回话。

  ”啊,抱歉,你现在应该是不认识我的。那还是不免俗地做一下自我介绍好了,你好啊我叫安迷修,生活在应该是一个离你们很远的星星上。请别切断通讯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说话的人。“

  在距离地球不知隔了几亿个光年的一颗发着莹蓝光芒的星星上,安迷修独自一人靠着象征着这颗星球曾经存在的辉煌文明的已经坍塌的白塔。在等待对面的人回话的空隙,他远远望向面前璀璨冰冷的银河,面前掠过如潮般的悲伤。

  最后一个记得住我的人也不在了。徒留我自己在另一个平行的与你产生不了任何接触的世界里悲哀。

  雷狮之前的睡意被这个看起来是想找人聊天的通讯打消完了,他扶着舱壁坐直了身子,对这个遥远星球上似乎不抱敌意的陌生人产生了兴趣。”喔你好,我啊,现在在地球上生活,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雷狮。“

  ”....真好啊。你们地球上还有其他人吗?“

  ”很多啊。“雷狮心想,如果算上那群地面上整日浪荡的白痴,”你这么说,是你的星球上发生过什么事吗?“

  安迷修似乎不是太像提及此话题,”......这个嘛,有时间的话我会讲的啦。我这边得赶紧去找电源补给了。那个.....我之后还可以找你吗?“

  雷狮在通讯频道那头笑起来,老天,和一个陌生人聊天至于这么怂巴巴的,”可以啊,我很乐意,跟你聊天蛮愉快的啊。“切断通话后,他继续盯着舱外一个又一个陌生的星系,一个一个并没有像童话书上所描写的炸开绚烂绯红的光芒灿烂点点,只有不断淹没死寂的没有脉搏的生命。

  ”在如此晦暗不明的坟墓般的未来中不断摸索,我们是否找到了正确的路。“

   

  “难道我们要尝试在新的星球上开荒吗?”战舰里的人接二连三表达对“缔造”总指挥官丹尼尔所下达的新指令的不满。

  “哎呀蠢狗闭嘴吧,又不是要你扛着锄头去种地。”会议桌一边的凯莉把腿换了个姿势叠着,“表示对此次方案无异议。”

  “无异议。”格瑞冷着脸顺便帮金做了回答。

  “.....无异议。”反驳了一圈到头来全票通过啊。

  雷狮今天倒是安静地坐在会议厅角落里,从桌上摸过来一份战场临时方案协议,草草地看了一遍,心里嗤笑,什么狗屁作战协议,不就是对第三世界的文明进行强盗式的抢掠,再在此基础上竭尽全力修缮自己文明的破洞。

  他在会议进行得百无聊赖时,又想到了说不定在哪颗星球上那个找人聊天的笨蛋,便打开终端接通正显示在线的频道,难得的紧张了一瞬,”喂,你好?“

  安迷修刚动手解决了这个星球上除他外的最后一个原住民,这种行为让他自己也缓慢不解了一会儿。这颗星球上的所有人都忘记了它本身,接着我用自己的双手毁掉了每一个认为自己无可替代的他们。

  那个人死前还在不断抽搐着在胸前画着十字,”我们无可替代,我们无可替代....."他死前如此念叨着。

  显示屏上不断欢快跳跃着通讯的请求。他能感觉到无数红外线扫描整片区域,最后集中钉死在自己的额心上。安迷修贴着身后沾着黏腻血迹的的墙壁缓缓坐下,再次调节了一下那颗电源警示红得刺眼的心脏的心率,按下同意。

  “雷狮。”

  “是我,喂我说安迷修,是不是每个星球的文明都是这么荒诞啊。”

  “哈?文明怎么可能荒诞。”安迷修艰难地喘着气,左手死死的拽住一旁的残破旗帜,骨节弯曲着,鲜血顺着指缝欢快地往下滴落。

  “不是啊你看,我们总是在不断说着一些漂亮话,然后又总是不择手段地前进。一个文明却总是建立在另一个死去的文明上。我就是在有一场不太幸运的战争中苟活到现在,父母为了保护我就冲上去死掉了啊。所以说现在到底没有什么区别啊。”

  “不。有区别的。”安迷修整个人像脱水干涸的鱼,卸掉了所有力气靠在墙壁上,“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星球发生过什么吗,我想现在可以讲给你听了。”

  “这个计划从未失败。”星球上联合会议厅拉下耀眼的旗帜,领导人站在白塔最高处打开一瓶葡萄酒,他们颔首,“向这个星球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欢呼吧!从此我们不再有泪水,我们无可替代!“

  就是在这个最璀璨的时代,我发现人们变得比以前更加麻木,行乐行乐无休止的享乐。高叉舞裙的女孩,帷幔重重的舞厅,似乎被故意泼洒的红酒。

  也是这个时代,我遇到了一个人,是挚友,也是爱人。

  我们毁掉文明后又创造文明,不过很遗憾我现在好想才找到他了。更遗憾的是,这个心愿无法实现,更多的人希望看见白塔倒塌。

  ”哈哈安迷修你在讲童话吗?不过很有意思。“雷狮从会议厅走出来,他准备到那个最高的天文观望台上去,”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在哪里,我们这里的望远仪可以看到超远的地方,我来找找你啊。“

  希望能找到。安迷修抬手遮住双眼,额心的红点继而覆盖在了他手上,”我啊....在一个很远也不是那么出名的小行星上,是蓝色的,在,在地球的左边,上面很漂亮。“来试着找到我啊。

  雷狮调整好了望远仪,对准左方遥远的星系,把分辨率调到最大,在一片茫然的星星中努力找寻那颗蓝色的光点。他感觉到电流发出断断续续的”滋-滋-“声,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开始不断涌出无限恐慌,”喂喂安迷修你那边在搞什么啊?“

  第一枪已经开始,精准打碎了安迷修前一秒待过的地方,他狼狈地抱住双臂侧翻倒在一边,凹凸不平的石子割伤了自己。很糟糕,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安迷修发现自己翻滚到了一个无比空旷的地面上。

  ”你能听见我说吗?请别放弃文明。希望你能听我说....滋.....滋.....真是抱歉,时间不多了。我们都在,你不是一个人。“数条光线精准地聚集在他身上。重机械后传来冰冷平板的声音,“清理完毕。请求下一条指令。”

  雷狮拼命回拨这个遥远的空间频道号码,回答他的只有不断重复的机械电子语音“对方显示已离线”“对方显示已离线”。

  “喂喂混蛋!说话啊!”雷狮的终端快要被发不出去的信息塞到超负荷,”安迷....修?我....我....我他妈是不是认识你啊混蛋。“甚至自己也没有差觉,脸上早就冰凉一片。雷狮感觉旁边有人蹲下,惊喜地回头看去,”安迷修?“

  ”我看你怕是失心疯了雷狮。“凯莉叼着棒棒糖蹲在一旁略显嫌弃地递过去一张纸巾。

  ”雷狮!“

  ”什么?“

  ”你之前一直念叨的那个星球找到了,要不要飞过去看看?“

  ”轨道半径较小,体积与地球相当,似乎有含氧层,没有发现明显的生命迹象,也没有发现任何形式文明的存在。继续?“

  ”你说的真准,整个星球好像被莹蓝莹蓝的水包住。“

  ”.........走吧。“

  命运真的很奇特,十几年前从天文望远镜中无数次凝视那个遥远的世界时,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会来到这里。

  天空看上去一点都不黑暗和寒冷,竟像雨后初晴搬充满了清澈的美丽,连星光都带着春天嫩芽的芳香,阳光穿过叶隙投下的光斑在他们身边悄悄移过。

  他们错过了。

  “我们接下来还应该做什么?”

  “我想再找找看,真的没有一点痕迹了?”

  “不会有的。三千七百多年了,什么都会消失的。即使你说的那个人或者说那个文明存在了很久,后面这么多年也足够抹去它存在过的一切痕迹。”

  “那走吧。”

  “行行行,你不在意了就好了。走啦走啦。”

  雷狮心中漠然,怎么可能不在意,我追逐的是另一边的梦,可我在这边。我曾经做好了荒废我一生也要去等待的打算,可就算在这里等一辈子,最大可能也什么都等不到。几百年啊几千年啊什么的,对于整个星系来说也没什么区别。你也是,我也是。但我觉得我应该活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无比满足,终于写掉了这个一直想写的星际,不管这就是我七夕最大的糖!  

  


评论 ( 3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