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脑安吹,不接受无意义的批评,垃圾话一套一套的可以怼死你。

© 荀籽狗
Powered by LOFTER

【安艾】生活到底还是乏善可陈的东西(三)

(就是成年人的安和小女孩的艾比的故事吧,安迷修第一人称视角)

(如果看得不愉快的话,就点叉叉退出吧。我是一个不太经得起批评的人,如果你用垃圾话骂我,我就怼回去并把你写进文里虐你( ̄_, ̄ )。)

(写不完了要死要死要死,那就尽量多写点然后坑吧( ´_ゝ`)  。)





  

  


  (三)

  我能感觉到一杯咖啡不轻不重地放在我趴着的桌子上,可以闻到那股腻死人的麦斯威尔的味道,“也就只有你喜欢把咖啡豆全倒进来再搅烂冲沸水。”我扶着脑袋强撑起精神盯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是秋。

  她翘着二郎腿斜倚在对面的转椅上,撑着胳膊好笑地望过来,“这么多年了你这臭习惯还没改,真是受不了做什么事就要搞得像业内专精一样的小强精神。”

  见鬼,正如秋说的一样,我这个本来混着公款吃喝的半吊子医生在这个充满了医用酒精和消毒水的鬼地方折腾掉了半条命。“行行好吧,别告诉我又有什么烂摊子要赶着去收拾。”秋在对面以一种飞快的速度转着钢笔,连续把一沓印得花里胡哨的表格推过来,“哦猜对啦,确实是烂摊子,但至少这次很轻松不用见血。"

  "......行行。”没什么事了就赶快告辞滚蛋吧,和丹尼尔一样令人暴躁。好死不死,秋又凑了过来,“喂我说这么长时间了,那个小崽子除了上一次任务,你就让她当个家政?”我以一种恶心巴拉的眼神盯回去,“不然呢我的秋姐姐抱歉了我不是恋童癖谢谢。”

  “不不,我是指,她是被丹尼尔交给你培养的,培养,懂?”秋转着椅子刚好背对着我,“不然这种除了长的好看没什么用的孩子,早就被送到蛇头手上去了。”没有给我留下思考后反驳的时间,秋就坐着专用的升降梯离开了。

  然后我就感觉到一把冷冰冰的匕首贴着我颈部的动脉,甚至还能感觉到属于我的心跳从冷冰冰的金属制物上反弹回来。“我发现你有偷听别人聊天的爱好啊。”又是她,艾比。

  她没有放下这个危险的玩意儿,反倒质问起我来了,“你不是杀手吗,为什么你好像一点都不戒备。”我就着这个姿势躺倒在座椅上,“戒备吗。我对嘴边的水也心存戒备,谁知道有没有被下毒。可是呢,我也不会永远不喝水嘛。”

  她应该是被秋的话吓住了,但是秋就是说给她听的嘛。正当我想出口安慰她时,哦很棒,一条细微的红线瞄准了我的左瞳孔,继而还有向艾比脖子移动的趋势。我一把按下艾比的脑袋,慢了一点,她手上的匕首蹭开了我的皮肤,激光穿透玻璃差点把我整个左手烧焦。

  我还蛮有耐心地等对面突突射完之后,右手摸起书架上的格洛克也突突扫射过去,对面大厦的楼顶传来噗的一声闷响后我才有空看看伤口。

  “.....够狠的啊艾比。别被那种文字游戏骗住,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啊。”很突然,她扑过来抱住了我,手臂勒得很紧,像那种攥住泥土死命长的小仙人掌。我尝试着推她,她才抬起头来,一言不发,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抱歉。”

  好了不说这些发生过的不愉快的事。现在她在补偿我,对她在小阳台上种花,我应该还没说过,我喜欢那种在太阳光下滴着水的香喷喷的鸡蛋花。



如果你的生命明天到了尾声,那我活到明天便足够;如果你今天为我活了下来,那我也会活在当下。”(这个就应该是我对结局的一个大纲,总之是个不愉快的bad ending没写完刀子也没有啦)

(很抱歉啊本来应该还有好多情节我就想这样草草坑掉了,,话说艾比在这篇文里就只能通过别人的反应来推测性格,哎实在没时间了省了超多情节抱歉,挖坑不填我也很无奈啊见谅。这篇文就这么中途夭折了我也很难过,就这样吧)

评论 ( 1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