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脑安吹,不接受无意义的批评,垃圾话一套一套的可以怼死你。

© 荀籽狗
Powered by LOFTER

【安艾】生活到底还是乏善可陈的东西(一)

(就是成年人的安和小女孩的艾比的故事吧,安迷修第一人称视角)

(如果看得不愉快的话,就点叉叉退出吧。我是一个不太经得起批评的人,如果你用垃圾话骂我,我就怼回去并把你写进文里虐你( ̄_, ̄ )。)



  

  我觉得我有义务做一下自我介绍,请记好,我叫安迷修。现在是一个靠一些不正当手段赚钱吃饭的无职业者,也许你会在街道上的公告栏上看见一张照片,脸上被戳上了麻烦的政府红印章,对,就是我,一个身份不怎么说得出口的通缉犯。

  最初我拿着这张纸差点呼到丹尼尔脸上去,收人钱替人办事在哪个地方都应该是法律的擦边球,但最后丹尼尔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换而言之,不管哪个方面来讲,我出名了。

  以至于现在,我手上还晾着几份有着高额回报的单子没有接,正以一个医生的名义,光明正大地混着公款吃喝,努力扮演好一个败絮其中的帅哥。正在不遗余力地腹诽政府——一群脑袋里面塞满了马都不吃的干稻草的玩意儿。很快,我的人生迎来了一个不得了的,充满冲击性的相遇,至于后话,这应该被命名为“我的差运气”。

  还是丹尼尔,顶头的老大,虽然我觉得他头上还有老板,他破天荒地领来了一个小东西,我还以为他只喜欢秋那样的大姐头。那是个女孩,看起来十六岁都没有满,很小一团,头发是罕见的红色,有点乱,埋着脑袋,看不清表情,整个人就像一只快冻死的畏畏缩缩的仓鼠。丹尼尔说,好啦从现在开始她就跟着你学习啦你可要好好地照看她啊毕竟刚刚她全家人才去了天堂其实仔细看还是很机灵乖巧的女孩啦反正你好好养着吧。

  说完那混账玩意儿就跑了,果然,这肯定是丹尼尔一时同情心泛滥捡回来的小崽子,捡完过后又没了兴趣又想做甩手掌柜。

  说实话,我不擅长交际,更不擅长带小孩子,又对这种努力的小孩子感到棘手,毕竟平时顶着一张帅哥脸到处做好事也没有美女过来搭讪啊还会被骂做变态。

  “那个不用害怕啦,哥哥不是坏人,小朋友你就先休息一下吧。”经过令人尴尬的一段空白,我终于憋出了第一句话,可怜这孩子是不是被吓狠了,一句话也不接。

  哦耐心告罄,我拎起她,意料之中的很轻,把她整个囫囵扔进浴缸,开了冷水淋了她一身,“哭什么。自己会洗澡吧。大热天的是该冷静冷静。”维持了良好的严肃的监护人形象,走出房间,心里不断飘过育儿手册三十条,我的老天是该这样对付这种应该养不熟的小崽子吧怎么办啊万一她恨上我了妈的丹尼尔等着。

  牛奶,饼干曲奇,头绳,小号的粉嫩的裙子,在还没有全部人用一种看女装大佬的恶心眼神盯着我时,我已经付钱跑掉了。开门进去时,那个小崽子很乖地坐在沙发上,小学生一样的拘谨安分的坐姿,脏兮兮的脸洗干净了倒是出乎意料的可爱。

  她居然先我一步开口说话了,“........你好,抱歉,那个我叫.....艾比......我会听话的。”居然还是一句正经的让我刷爆好感度的自我介绍,很不错的发展啊。

  但是,她没有穿上那条裙子,反而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条灰绿的连衣裙,头上扎起很长的呆毛。很,可爱。

  以上,愉快的我的一天,不,我们的一天。艾比的第一条优点:会做饭,而且做得还很不错。终于不用再吃泡面了,不过小女孩居然喜欢苦瓜,奇怪的口味。

  但过了很久再来看我说的这些话,估计就只有用一堆不好的形容词来讲了,我们的故事一旦开始了,就像陡坡上滚落的石头,无法中断了,我提到责任一词,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其实那只不过是一个愚蠢又引人发噱的责任,无论如何,我对她的责任,就花上一辈子的时间也无法结束。

  

评论 ( 4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