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脑安吹,不接受无意义的批评,垃圾话一套一套的可以怼死你。

© 荀籽狗
Powered by LOFTER

【安艾】锥形(二)

(原来写文发表需要打这个【】标示嘛?!)

(安艾向的文)

(私设成分多,ooc也多。。。)

  “喂喂,这么深的地下建筑,不会年久失修然后氧气稀少,我们会不会还没能出去就先窒息在楼梯上了啊?”艾比望着黑漆漆的通道,没由来地打了个寒颤。安迷修借着手电的光向里看了看,”小姐,放松一点。这里有风刮过来,说明空间不是封闭的,通往有出口可以出去的地方。难道下去之前你还想来做一个灯火实验吗?“

  艾比轻轻嘟囔了一会儿,两人又接着往建筑深处走。艾比就着手电的光仔细打量着四周的墙壁,墙壁凹凸不平,上面刻满了各种现在已经分辨不清的文字和符号。“人就像一片叶子,完整地逝去,除非哪里出了毛病,”艾比努力看清墙上刻痕最深的一句话,旁边的安迷修也转过头来,接上了下半句话,“除非哪里出了毛病:这里,那里,还有这里。”

  安迷修轻轻笑了起来,“没想到这里的主人竟然喜欢一位儿童文学创作者,不过这本书我挺喜欢的。”艾比搓了搓手,“安迷修你胆子真大,我可有点后悔了。这座建筑搞成这样,真的让人觉得这里面藏满了恶灵和吃人的巫婆。”两人边说笑边继续向前行走。

  “哇——”安迷修不轻不重地感叹了一声,“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即使这破地方早就落满灰尘,也依旧闻得到钞票的霉味儿。”艾比拉住了安迷修,“等等,前面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安迷修闻声停住了脚步,低头又嗅了嗅,“...还有盖不住的血腥味。”艾比身体有些哆哆嗦嗦的,握着匕首的手微微发颤,她还是壮着胆子向前迈了一步,脚踩在地面上,两人都听见了黏腻的“咕唧”一声。艾比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木愣愣地站在那里,回头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这个鬼地方肯定不止我们两个来过。”

  安迷修神色和平常一样,他没有露出任何吃惊的表现,二话不说弯腰抱起艾比,加快速度通过这一段路,“没事,很正常。现在这种情况反而是对我们最好的,我可不希望遇见其他参赛者然后双方火拼一场,死了最好。”艾比听见安迷修这番话又在他的怀里轻轻地瑟缩了一下,把脑袋埋得更深了一些。安迷修明显对这种情况喜闻乐见,在他怀里埋着头的艾比没有看见,安迷修轻车熟路地前进,面不改色地踩着地上的碎骨和一堆粘稠的血液,在左右路岔口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左边,即使腾不出手来打手电,他依旧在这个昏暗的地方如履平地。

  艾比在黑暗中估摸着应该过了三分钟,之前的那股腥味儿也散的差不多了,安迷修轻轻地把她放下来。当艾比正想拧开手电时,安迷修伸手按住了她,小声提醒着,“别动。”他短暂地打开了手电,四周迅速响起刺耳的锐鸣声,接着又是各种虫类高频扇动翅翼的“吱嗡”声,安迷修迅速按灭了手电,“这里应该是因为长期不能见光,环境潮湿,四周又有充足的尸体养料,所以渐渐演变成一个恶心的虫类巢穴。我们只能杀死前面的再过去。”

  艾比心惊胆跳地听完他语调平平的阐述,“我我,我看不见它们,根本没办法攻击啊。”安迷修松开了抓住她的手,又笑起来,“所以我说小姐只需要在我背后安全地做远程辅助就好了啊。”说完,他迅速地抽出绑在大腿处的匕首,手腕一用劲,匕首的刀刃处镀上一层灿烂的金色,他心中暗自庆幸了一会,真是感谢创世神没有回收我的元力技能啊。

  他没有回头,抬手狠狠往前猛刺,狭小的空间里立马迸出灿烂的火光,虫子腹部被刺穿,液体喷溅出来,火又一下子引着了,四周的虫群发出凄厉的高分贝的惨叫。安迷修趁着虫体被引燃此时攻击的空档,迅速扭头看了一下艾比,发现她还在傻傻地用短匕进行格挡攻击,当即提高了音量大声提醒,“笨蛋!你别用匕首了,换枪,那把格洛克!我烧杀一只时,你往那只旁边突射!跟紧了笨蛋!”艾比迷迷瞪瞪的大脑清醒了一瞬,她也迅速地弯腰躲过上方一只乱飞企图扎人的飞虫,拔出口袋里的格洛克就开始迅速扫射。枪枪命中,配合着安迷修的攻击,灿烂的火花在虫子身上接二连三地炸开,当艾比又一次上膛想开枪时,发现没有子弹了。

  艾比额头冷汗直流,“安迷修你大爷!这什么破枪?我没有子弹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混蛋!!”说完她把枪狠狠往前一砸,又砸落几只,抽出之前的短匕对着面前拥有几大双眼睛的虫子猛刺。前方的安迷修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可以了!前面没有了,停下来!”艾比猛刹住脚步,心里长舒一口气,还好没有很多,冷兵器虽然好用但我不太会啊。

  安迷修收了技能。他走到艾比身旁,为她擦去了额角一点血污,有些心疼地问,“没事吧?”艾比也伸手揩了揩,露出一个傻笑,“没有!你好厉害啊!我们现在该往哪走?”安迷修听见她对他这般无条件的信任,脸上露出了一个算不上开心甚至有些愧疚的笑容,明明都分开了啊....算了。他迅速收敛了这一番神色变化,“那当然,我可是小姐们的守护骑士啊。”艾比听着这番骑士发言,见怪不怪地迅速比了个鬼脸,吐出舌头笑起来,“哈哈,我知道了骑士大人,之后也还请你保护我这个拖油瓶小姐啦!”

  安迷修也笑了。随后他们来到了大厅,大厅的前面修筑了一共三扇门。艾比刚想问安迷修他们应该走哪边,却发现安迷修已经往最中间的门走去了,艾比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安迷修脚步顿了一下,又继续平缓地向前走,抬起手比了个“V”形手势,敷衍地回答,“骑士的直觉。”他其实有些怕艾比继续追问下去,好在艾比刚打完一架,神经更是粗大,听罢又笑嘻嘻地跟了上去,“知道啦知道啦!”

  安迷修的脸在昏暗的环境里更是看不清神色,只能看见嘴角有些愉悦地翘起。墙壁上挂着的人物画像都愁眉苦脸,仿佛当时这些著名的大家被什么题难住了,紧皱着眉头,盯住过路的每个人。



什么也别问,也省得我编谎话。

魔法坏女巫


评论 ( 9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