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脑安吹,不接受无意义的批评,垃圾话一套一套的可以怼死你。

© 荀籽狗
Powered by LOFTER

锥形(一)

( 安艾向的文)

(私设超多,人物ooc严重),

(为了自己的脑洞,瞎几把写)

  今天是在这个空间里幸运存活的第十三天,也是他和她交往的第三个月。

  这个空间四周是很普通的小镇景色,也不知道小镇里的人是参赛者还是游戏设定的npc,人们像平时一样进行着普通的日常活动。

  安迷修紧了紧围巾,搓了搓冻得通红的手,继续往居住区赶。居住区坐落在海岸边,冬天的阳光明亮却没有任何温度,风一阵阵地吹起,海面上溅出水花,显得更加冷漠草率。

  安迷修推门进入卧室,艾比像往常一样坐在椅上擦拭着两人前几天找到的短匕之类的冷兵器,听到开门声,稍稍偏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又继续擦拭着。两人在这个逼仄的空间里相顾无言,气氛尴尬得凝固着。这已经不像两人热恋时,两个人应该都心知肚明却都没有坦白。安迷修取下围巾挂在一旁的衣帽架上,又抽出一把椅子坐下,先开口打破了沉默,“我想我们已经不适合了,至少目前来看。“

  ”.....喂喂这话不应该女孩子来说嘛,怎么搞得像本小姐被你甩了一样。“艾比放下手中的STRIDER D9,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觉得今早的广播通知应该不是拿来唬人的,只能去它说的那个地方了。你找到没有?”安迷修收好了桌上艾比留的另一把mad dog panther,“......你还真是会挑东西,给我留这种货色,自己挑了把好用的?"随后笑着摇了摇头,从衣架上取下一件女士长款风衣细心地帮她穿上,”走吧,我想你应该不想在冬天穿裙子蹦蹦跳跳地杀人。“

  ”真是见鬼,安迷修大爷你的骑士道呐?“艾比一边笑着一边跳上门外的跑车,”不得不说,要不是这空间威胁人不怎么可爱,这都应该算是一场结局不怎么愉快的蜜月旅行了。“安迷修坐上驾驶座,发动汽车,边笑边无奈地回答,”是是,我的骑士道又不是争对所有人,只为了你。现在好了,杀人放火抢劫我什么都敢做了。"说罢一脚踩下油门,在平直的路上冲了个痛快。

  还没有到那个所谓的可怕诡异的目的地,艾比仰躺在副座上吹着咸湿的海风,安迷修把一件黑色大衣轻轻地为她搭上,“想感冒嘛小姐。”艾比顺势坐了起来,”车速才一百迈哎,安迷修。“安迷修听到后又故意把车速降了下来,声音中夹杂着笑,”坐稳。“

  ”醒醒,到了。“安迷修叫醒昏昏欲睡的艾比,”该打boss了小姐。“虽然他的话好像不是太正经,但语气却出气的严肃了起来。同时艾比被一股森森的风吹到,迅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有些战战兢兢地偏头看着安迷修,他正把mad dog panther绑在腿上,随后把一把格洛克塞给了艾比,“到时候我在前面就可以了。女孩子,还是应该安全地做远程辅助。”

  他打开了手电,刺眼的光照亮了前面的路——是一座地下宫殿,弯弯绕绕的楼梯一直通往下面。安迷修刚想往下走时,一旁的艾比抓住了他,指着旁边精致的雕花大门,“喂喂安迷修,这这这个徽章图案,是不是我们见过啊?”

  安迷修一回头,感觉五脏六腑被丢进冰窖里了一遭,冷汗顺着额头滑下,指节捏的有些泛白,这个图案,哪里是见过有些熟悉,这明明就是雕刻在这个空间入口的图案,现在又出现在了可以称之为出口的地方,这个玩笑开的也太叫人背后发凉了。

  艾比见他这个样子,有些慌,“你没事吧,喂喂?”安迷修迅速收敛刚刚的不自然,转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只要是正常的宫殿,主人都会刻下代表自己家族的家徽啦。走吧,我们该往下走了。”只是这座宫殿的主人,和这个家族的历史,可真真算不上正常普通。

  艾比神经简直宽,听罢,又摆出一副天地不怕的架势。安迷修紧紧牵住她,心里飞快地闪过无数念头,他不太愿意再回头看看艾比明媚的笑容,她赤红的长发,弯弯翘起的嘴角,他在心里不断说服自己,已经分开了,不会喜欢了,永远,永远不会了。

  埋葬在他心底的那个魔鬼,已经快打开棺材,杀掉骑士,站起来保护她了,无所谓变成怎样恶心的怪物了。

  

  我望着她 ,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像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望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评论 ( 8 )
热度 ( 21 )